季清晏。

【沙海剧】日花/副花拉郎可能性与个人脑洞

#前排扩语c戏友,同好文手,或者能够一起开脑洞的亲友

*时光消磨下的平淡之物

为了给解家留条后路,精于计算的解九爷让幼年的小花拜二月红为师,算是建立了与其他几门的关系,再加上九门到了小花那一代,子嗣算不上众多,由此推断,小花自幼时便多多少少接触了些那一代的人【搞不好还是团宠】,因此,若与副官见面也合乎情理。再结合解家背景,父辈忙于家事与争端,小花幼时“还有人宠的时候”的大多美好回忆应该来自两处--同龄人与长辈:同龄人吴邪那些暂时不提,之所以推论副官会带给小花一些特殊印象的根据究竟还是张家血统带来的长生特性。一代人老去,陆陆续续离开,但只剩下这么个人不老不死年轻依旧,隐约有种不可琢磨的奇异感,这种感觉就好比当年生活美满富足之时留了点老东西下来,现在虽然时代变了独自成家但还是会时不时拿出来看看,却又因为时代所迫一件件丢失掉了,那么最后只剩下的那个东西便寄托了所有回忆,即便当时看来不显眼也不得不让人去仔细审视了。于是而言,起初副官对于解语花或许只是普通长辈,但时光走这么一遭,这“平淡”未必就不会“放光”。

*当事者本人都未能察觉的单箭头

对小花来说,这种“光”的感觉虽然淡,但却是无法忽略的。副官是沙海剧版里才大放异彩的人物,“抢”了小花的戏份,也因此不得不和原主频繁来往,于是小花的成长,副官定是能够看在眼里的。一肩扛起家族成为当家,如今也算得上和副官平起平坐了,但副官于小花又有多重身份,可以是长辈、是同等级合作伙伴,甚至还曾有不得已的相互利用和出卖。如果说小花一路成长早就摒弃了某些感情,可在面对副官这一身份特殊与自己关系奇异的人的时候,应该还是会有些轻微波动的,或许有敬畏、忌惮、束手束脚、无奈...总之许多感觉掺杂在一起。或许强行把这种感觉归为“爱”或是“暧昧”之类是片面的,然而正因为这种小虫子一样的骚动无法被定义,才越让人觉得在意、想去弄清。

*夭折/BE

小花觉察得到自己的心理变化,好好隐藏起来不会轻易显现,同时也能注意得到副官那边的不同。这里想将书与剧稍微融合一下,梁湾可以依旧是小花安排进吴邪计划里的人,却意外的与副官发生了感情纠葛【这个私设加进来虽然推动感情但莫名很玛丽苏,因此尚在考虑中】。计划一步步展开,不安与纠结开始浮上心头,小花即便搞不清这是何种感情却也知道该就此了断了,于是,计划中一大节点“假死”成为他从明处沉入暗处的契机,也算是为这段理不清的感情线画上句号。这之后,他与副官不知何时还会再见,不破不立,肃清汪家后,就算是与以前的回忆、过去九门的永别。

简而言之,说是cp向,深入一想也就只是同个框、加点我自己的脑补而已。暂时也只有大概考量,细节还需推敲。

【跪求一起讨论/产粮/语c对戏,但由于主皮的原因,看事情的角度无法克制的会偏向小花这边,副官那边会如何,尚在琢磨中。】